取消
热搜词
热点资讯

一夜暴富、财富蒸发、躲债逃亡,鬼知道币圈人经历了什么?

    08月31日 HinaTA 热度:1218

导语:币圈的世界就像《百年孤独》里的马孔多小镇,充满了“神奇”。

 最近币圈安静了不少。

几个月前,李笑来和陈伟星还吵得不可开交,易理华、玉红、李书沸等人也时不时成为热搜,好不热闹。

但随着币价一再下跌,监管趋严,原本喧闹、浮躁的币圈也开始变得安静。

而昨天腾讯视频的一档专题节目在圈内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共鸣,无论是新韭菜,还是老韭菜,还是庄家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身影。

这档名为《和陌生人说话》的访谈节目的最新一期就讲述了3个币圈人的发财梦,从三天翻七倍到一夜输百万,如坐过山车般的刺激,而他们却沉浸在这如梦如幻的投机泡沫中无法自拔。

01

曾文,出生于江西吉安农村,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,他老实本分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,从他的相貌很难和他的另一个身份联系起来,币圈的老韭菜。

曾文从14岁开始外出打工赚钱,做过网管,当过服务员,也在富士康待过,但是生活却没有太大起色。

2014年曾文通过QQ聊天认识了一个女孩,对方约他去杭州打工。到了杭州以后对方没有带他去工厂,而是将他带进了传销组织,期间被骗了6万多元。

这一次的传销经历,不但没有让曾文吸取教训,他反而自认为学到了老板心态和坚持的思想,并认清了一个现实: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,因为“打工是错误的道路。”

2015年前后,互联网金融盛行,曾文退出传销组织后也加入了这股浪潮,在网上做互助资金盘,通过拉人头很快就赚取几十万元,并购买了人生的第一个“奢侈品”——苹果手机,从未见过这么多钱的曾文开始大吃大喝、浴足按摩、KTV...,享受着“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”的生活。

以前坐公交车他都嫌贵,现在觉得打个车几百块都是“小钱”,用他的话说就是“格局变了”,当然财富很快就挥霍一空,但他仍旧认为自己会很快赚回来。

后来资金盘陆续崩盘跑路,曾文贷款投资失败,欠下了30万外债。一时间风光不在,亲朋好友堵门催债,曾文不敢回家,选择了逃避。

2017年,虚拟币迅猛飞涨,曾文觉得这是自己翻身的机会,借了5000元也加入了“币圈”,最初行情好时账户浮盈100多万。

他还清债,给父母寄了钱,还给家里买了村里最大的电视机。好像一切都在朝着预计的方向发展,他没有就此收手,他相信这次他选对了,他离财富自由就差一步了。

而随后市场出现拐点,形式急转直下,价格腰斩。

而曾文由于加了杠杆,大量爆仓后,一百多万在一个晚上就亏得所剩无几。

他不相信比特币,不懂区块链,却希望能赚1000万,改变家族的命运,实现阶层的跃迁。

虽然现在是熊市但他也不想回到从前打工的日子,仍在“实现”着他的币圈发财梦。

02

 

假如你有一个亿,你会干吗?23岁的神鱼曾面对这样的疑惑。

2011年还在上大二,主修通讯工程专业的神鱼,第一次接触到了比特币。

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国外论坛有关比特币的帖子都看了一遍,他认为比特币“去中心化”的思想和自己追求的价值观非常一致,开始尝试成为比特币玩家。

而这一年比特币价格从1美元涨到30美元,他在一年内赚了100万。2013年,刚上研一的神鱼休学创立了中国的第一个比特币矿池。

财富快速积累,有时会让人不知所措。

随着市场行情的不断走高,神鱼手中的财富越来越多,有一天他闲来无事就在网上搜索假如你有一个亿,你会做什么?

后来他又打电话问他朋友,他朋友说我生下来就有一个亿。

2013的后半年,比特币逐渐转向熊市。创业者容易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初期花费太多,初创企业过于着急扩大规模或升级时,往往就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
因为在牛市过快扩张,导致资金流在熊市中衔接不上,最终未能挺过难关。

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”,这句话在神鱼身上真切的发生着,没有人能真正体会那段时间他的心路历程,他的五味杂陈。

我们所能看到的是,在进行破产清算的时候,神鱼亲自给每个股东打电话通知这个消息,自己的项目,亲手把它孵化出来,也要亲手将它埋葬。

能承受多大的辉煌,就得承受多深的痛苦。

03

“没有办法了,没有办法了。”在那个冰冷的夜晚,逼债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涌来,刘珂从大学宿舍床上坐起来,巨大的惊慌和绝望冲上脑门。

这个1998年出生的大学生,5个月来他在某平台参与期货炒币,输光了包括网贷和父亲补给的3次学费,总共14万元。

在他输光了父亲倾家给他筹措还债的最后一笔钱后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立刻动身去柬埔寨,那个遍地是中国六合彩的海滨城市,也许能把输掉的钱重新赚回来。

这个20岁的年轻人,仅仅用半年时间,就把原本攥在手里的人生变得单薄不堪,生死成了嘴边话。

4月5日,清明节,整个北方都在下雨。刘珂穿着厚外套,双肩包空空荡荡,里只有一件T恤和一条裤子。

而女友,是唯一知道他即将去往柬埔寨的人。女友来送行,他们从学校门口打了一辆车,赶往机场。

路上半个小时,他们没有说话。

排队等待进安检时,女友终于忍不住哭了,求他别去,太危险了,“能不能再跟爸爸打个电话,求他再筹措一笔钱还债。”

他没有回答,径直上了飞机,“心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刘珂到达目的地已是深夜,坐在博彩公司派来接他的车上,一路没有忐忑,心里面唯一盘算的还是赚到钱后怎么翻本。

后来家里还是知道了他去柬埔寨的消息。父亲电话打过来,已经哽咽到难以开口。

他向主管提出辞职,父亲给了他6000元钱,偿还博彩公司的机票后又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。

4月底从柬埔寨回国,他的父亲又给他汇了两笔钱,大概两万左右,这两笔钱是从亲戚处借来,让他赶紧交学费、还借款。然后他再一次将这笔钱投入了这场赌局。

这是个无解的循环,他终究没有走出来。

而后他又将希望放在试药上,这又是一场危险极大的赌博。

盐酸伊非尼酮片,他对此一无所知,也并不关心。网上少量的信息显示,这是研发中的新药,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。

有医疗机构正在进行一起临床试验,5天5000元。他不去查这个药品究竟是什么,更不关心风险性。

“就想尽快拿到钱。”他用京东白条买了一张去上海试药的硬座车票,两天后出发。

当被问及拿到钱后做什么,他的回答还是:“翻本。

一而再,再而三。刘珂就像是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一样飞向玻璃,明明光明就是眼前,可就是找不到出路。

这哪里是出路,这根本通往深渊的不归路。

可惜当局者迷,到现在刘珂也沉浸在自己的发财梦中,没有醒悟过来。

04

最终,节目在无声中结束,但关于币圈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故事中的3个币圈人,有韭菜,有大佬,有信仰者,有投机者,有的站在食物链顶端,有的来自金字塔低端。他们处于不同的阶层,但他们都有一个发财梦。

他们有的一夜暴富,有的躲债逃亡,有的财富蒸发。他们是币圈玩家的一个缩影,他们的故事或许正在你的身上发生着,又或是在你的身边上演。

在财富光环的吸引下,他们忘了人生的意义和最初的梦想,做着一个个不切实际的发财梦,一步一步走向地狱的深渊。

在任何一个资本市场里面,二八效应永远存在,我们不可否认会有人赚到钱,但就算成功,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财富,你该如何面对呢?实现了财富自由又该做些什么呢?是纵情于山海还是笑看人世间?

别忘了,在这个世界,机会成本也是永远存在,获得了一件东西就必然会失去一件东西。

别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,也许,现在拥有的才是我们最想要的,只是我们还不懂得珍惜。

再来说回区块链,区块链被认为是生产关系的变革,是开启一个新的革命性时代的钥匙。但是大众对于区块链理解却还停留在炒币层面。

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能赚钱的事情那么多,为何非要炒币、炒区块链?

我们正在经历这样伟大的一个革命,我们不为之振奋、不为之努力?反而每天为币价的涨涨跌跌寝食难安、辗转难眠,真是可笑之极、可怜之极!


新闻来源:隐技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