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消
热搜词
人物专访

数字货币的熊市来了,真好!听听新老韭菜们怎么说?

    2018年04月02日 何羽佳 热度:1334

导语:经历过 2017 年 ICO 的疯狂洗劫之后,新币破发严重,并且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震荡下行。曾经高达 8000 亿美元的数字货币跌至目前的不到 3000 亿美元。目前比特币已由最高时的20000美元,跌破7000美元。

 微信图片_20180402174437.jpg

随着各国纷纷推出对数字货币和 ICO 的监管措施,数字货币依然处于下行状态,在一路探底。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曾经火热的数字货币市场进入了熊市。
 
那么,那些久经沙场的老韭菜和初入战场的新韭菜,现在又会有怎样的感想呢?内参君采访了几位数字货币的新老韭菜,看看他们怎么说?
 
 
熊市,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
采访对象:大熊    韭龄:6年
 
大熊是《链内参》的一个读者,和内参君建立联系后,经过几次的沟通,发现他和区块链还真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 
早在2012年大熊就听说了比特币。当时的比特币价格只有100多元一个。那时他还只是一名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。他出于好奇的心态买了5个比特币,等涨到了1000块一个的时候卖了。当时他算是大赚了一笔,还和同学炫耀了一番,现在比特币涨到这个价格,他早已成为同学们口中的笑谈。
 
在那之后,他在没有接触数字货币。去年,数字货币疯涨,直到2017年比特币涨到了人尽皆知的价格时,他又想起了几年前的事件。他感觉曾经离新世界的大门只有一步之遥,可惜最终没有跨进去,后悔不已。
 
大熊决定再次入场。这次他比较慎重。他先付费加入了一些“大佬”们的群,很快被刷新了三观。“币圈里面,一个人炒币从‘屌丝’到上亿身价的故事比比皆是,我突然觉得以前勤恳工作简直是在虚度人生。”
 
春节期间,在“三点钟”微信群的引领下,各种微信群都热了起来。甚至有的微信群成了“三点钟”的分叉。微信群24小时,不停歇。天天各种各样的观点洗刷着大熊对区块链的认知。
 
那段时间,大熊的生活没有白天与黑夜,只有区块链。累了就睡一会儿,吃饭手机都不离手,生怕错过什么消息。经过一段时间“学习”,再加上自己的专业背景。他很快就看清楚了那些大佬的真实目的。他也会在一些微信群里发表自己的独特观点。渐渐地他在微信群里也成了意见的领袖,有了一小批粉丝。
 
在比特币跌破8000美元时,大熊用准备买车的钱,买入了几个比特币。他准备长期的持有,等到它涨到100万一枚的时候再卖出。在大熊的心中,他坚定是看好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未来的。
 
现在是熊市,大熊说:“现在微信群终于消停了,我可以安心地睡个好觉了。”
 
 
冰火两重天,多么痛的领悟!
采访对象:伟星    韭龄:5个月
 
“对,我和那个知名的区块链网红陈伟星,同名,但不同姓。”伟星这样介绍自己的。陈伟星是区块链的骄子,伟星只是一个被割得很惨的新韭菜。
 
伟星第一次听说数字货币也就是在去年11月前后。当时他的一个同事,通过炒数字货币赚了几十万,在老家给父母买了新房。这让伟星羡慕不已。同样大学毕业没两年,他感到自愧不如。
 
从那时起他开始关注各种数字货币的消息。没事也和同事取取经。他开始还是十分小心,一直观察。看了一段时间,他发现用“币圈一天,人间一年。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。币圈天天都有创富神话。
 
伟星再也不淡定了。他拿出仅有的几千元积蓄,参与了一只马上要上所的数字货币的私募。没想到一开盘就涨了三十多倍。没几天的功夫,几千元一下子就变成了几十万。这让伟星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。创富奇迹就这么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。
 
本来以为这个币还会再涨,但仅隔了一天,就跌了下来。伟星及时出货。他的收益也有几万块钱。再过几天,这个币已经破发,伟星为自己的成功有点沾沾自喜。
 
之后,他又在二级市场做了几次短线操作。有赔有赚,但还是赚得多赔得少。这时他们资产接近十万元。经过几次操作,伟星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 
他不仅辞了职,ALL IN区块链。而且为了博一个更大的利益。在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二十多万,凑齐三十万。准备大干一场。
 
他把资金平均分配到两个私募的项目中,他想这样可以分担一下风险。如果有一个大涨,那收入就会很可观的。就算不涨几十倍上百倍,哪怕涨个十倍,那收入也有一百多万。伟星做着这样的梦。
 
万万没想到,这两个币上市就破发。他动用了杠杆想收回本金,但在这一时刻遭遇爆仓,数字货币顷刻间化为乌有。赚钱的账户数字是红色的,而亏损的账户数字是绿色的。他的账户里多了几个巨大的绿色的0,意味着他又回到了一无所有,而且是负债的状态。
 
“那几天整个人像僵尸一样,盯着天花板整晚整晚地发呆。”伟星说。只有在饿了时,他才会动一下手机,点一份外卖。现在,现在他不得不面对原来的生活,每天为生活去发愁。
 
迅速返贫后,另一个坏消息是,伟星发现他“已经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”。他本可以找一份工作先干着,但一想到就在1个月前,1天就可以赚打工1月赚的钱,他实在有点有甘心。
 
 
不做韭菜,要做佛性的“守币人”
采访对象:路飞    韭龄:7年
 
路飞是标准的码农,在一次区块链的聚餐上认识的。当时就坐在我的旁边。他长着一张标准的码农脸,有点清瘦,看起来绝无半点油腻。他不是特别爱说话,但说话的样子很认真,透出九零后少有的成熟。但随着交流,他的话匣子也慢慢地打开了。
 
路飞在大学时就接触了比特币。不过那时并没有被中本聪的宏大愿景折服,只觉得比特币是个好玩的游戏。
 
2011年,每枚比特币还不到100元人民币的时候,路飞买了几枚,随后在价格翻倍时抛出。这勾起了他对比特币的浓厚的兴趣。之后的这些年里,路飞一直做着比特币的买卖。他的操作策略很简单,就是低吸高抛,他总能挣到钱。
 
2017年初,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涨,路飞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可能是历史性行情,因此他减少了操作频率。但看着自己持有的数字货币财富不断飙升,他更多的是焦虑。
 
在9月初,央行联合几个部委发文明确禁止ICO,境内虚拟货币交易所即将被关闭。政策出台后,路飞几乎抛光了所有比特币。
 
后来比特币的价格轨迹以及ICO热潮,也使他与一笔财富擦肩而过,这令他多少有些悔恨。这也让他清楚地发现,在数字货币领域,政府权威并非绝对有效。
 
路飞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韭菜。他仍在一家不起眼的企业打工,平时经常跑步健身,也会参加公益活动,但更多时间花在区块链和比特币研究上。他不会错过和区块链相关的活动,希望捕捉风向,找到一个早期进入ICO的机会。
 
同时他也更加深刻地理解了比特币。在比特币跌破7000美元后,路飞又开始进了几个比特币。他这次想做一个“守币人”。
 
他说,在币圈的忠实信众间流传着一份“守币人宣言”。 “利空将至,我从今开始守币,至死方休。我将不抛币、不套现、不做空。我将不看价格,不问涨跌。我将尽忠持币,生死不抛。”
 
路飞就是要做这样的“守币人”。对于监管政策,他说自己“不看、不管、不问”,已经进入了“佛性持币”的境界。支撑他的是一种类似于宗教般的信念,就是“区块链必将是改变未来的技术,比特币必将暴涨”。
 
他坚信,人在一生中总有几次获得财富的机会。他也许错过了一两次机会,但下一次机会或许正在敲门。
 
 
一入币圈深似海
采访对象:金昕    韭龄:三个月
 
现在这个世界,很多人通过币圈初期的野蛮生长发了一笔横财,金昕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进入了币圈。成为一名合格的新韭菜。
 
金昕进入币圈是个意外。她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比特币,看着比特币17年的疯狂上涨。当时虽然她很羡慕,但心里头也并没有任何进入币圈的打算。
 
直到一个币圈资深的老韭菜的出现。他大言不惭的告诉我们这些投资人,只要跟着他买某个数字货币,保证我们有30倍的投资收益。
 
现在想起来,金昕觉着自己很幼稚。“当时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已经疲软,大量新币破发。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利润回报呢?只怪自己一时被高回报蒙蔽了双眼。”于是,金昕往里投了2万元。 
 
进入币圈的一个多月里,金昕知道了什么是空气币?什么是ico?什么是私募?也通过beechat这个交流平台了解了不少关于虚拟币的知识。“但是这丝毫改变我不了我这颗新鲜韭菜的本质。” 金昕无奈地说。
 
这期间里金昕通过认真的观察,细致的操作,追涨杀跌……加上近期的几次大利空,他成功将账户里的两万元变成了几千元。“想想真是泪流满面……我想我深刻地理解了 ‘一入币圈深似海’ 这句话的含义了。”
 
不过即使这样金昕也并没有气馁。她说:“币圈为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……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,我会坚持下去!我相信只要我努力,定有收获的一天!”
 
面对熊市,金昕说,自己学会更理智的看待数字货币和区块链。
 
(本文采访人物均为化名)
 

 


新闻来源:链内参